116 血淋淋的现实
作者:碧蓝的世界 更新:2019-10-22

第二天,风越刮越猛,雨越下越大,电视上,广播中都开始出现台风警报。

这样恶劣的天气,也阻挡不了千里而来的黑槐投资的人。九点多的时候,他们来到了易软公司,与钟越正式开始谈判。

与此同时,江陵同样是冒着大雨,开车来到夏家的别墅,去见赵静梅。

一道闪电从天边亮起,轰隆一声,雨下得越来越急。

明亮的客厅里,江陵坐在沙发上,脸色阴沉,一直盯着桌面上的杯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怎么这么早?”

赵静梅打着哈欠,从楼梯上走下来。

“黑槐投资总部来人了,今天已经去了易软公司,开始融资的谈判。”江陵略显急躁地说。

赵静梅先去厨房,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坐到他的对面,喝了一口,才说,“原来是今天啊。”

“梅姨,你还真沉得住气。要是真的给钟越融资成功,手头上有了大笔资金,那咱们图谋了这么久的事情,就真的完蛋了。”江陵有点激动。

赵静梅目光在他脸上扫过,问,“徐若云那边怎么说?”

“我昨天刚给她打过电话,她说这件事,她帮不了。不然我也不会这么着急。”

江陵想到这几天一直留在羊城,没有离开的徐若云,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他已经不像之前那样信任徐若云。知道她多半不会尽心地帮自己。那她还留在这里,动机就很可疑了。

不过,他没有把这个担心说出来。一来只是他的怀疑,不能确定。二来,徐若云是自己找来帮忙的,要是最后事情坏在她的身上,那自己的脸往哪里搁?

赵静梅问,“xx分行那边,还没有行动吧?”

“还没有。”

“打电话给他。说计划暂停。等易软公司那边融资结果出来后,再看情况。”

“好。”江陵拿着手机。走到外面去打电话。

越静梅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看着窗外,大雨噼噼啪啪地打在玻璃上。

整个对付钟越的计划。是她拟定的。趁着钟越游戏公司被三大巨头封杀,资金紧缺的时候。利用关系,找一家银行主动上门给他贷款。以钟越的性格,肯定是宁愿贷款,也不愿意降低股份的价格。

然后,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让江陵的姨夫,在审批上卡一下易畅游的游戏,彻底斩断钟越的资金来源。这样一来。易软公司必定会陷入危机。

到时候,再由自己出面,跟钟越谈收购的事情。不管谈不谈得成,有银行贷款这一张牌在。钟越想再翻身都难。

可惜,她计划得再周详,思虑再完善。还是抵不过接二连三的变故。

先是黑槐公司出乎意料地出了五千万美金,换百分之二十的股权。接着是钟越更出人意料地拒绝这个报价。

再然后,武亚文跟钟越密谈了一翻后。虽然没有表明态度,但是从他的表现上看。似乎承认了这个报价过低。这简直太疯狂了。

现在,黑槐资本总公司来人了,一切,基本上成了定局。

其实,上次武亚文没有谈出结果就离开的时候,她就知道事情已经脱离自己的掌控。钟越再也不是她能随意算计的小人物了。

有了黑槐资本的支持,再加上掌握着庞大的资金,钟越可以说位置稳固。想要把他拉下马,势必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问题是,就算用尽办法,让他万劫不复。自己就能得到他的两家公司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到时候,不但自己得不到一点好处,还会平白得罪黑槐资本。这种损人又害己的事情,她又怎么会做?

况且,以钟越和自己女儿的关系,未必不能成为自己的助力。

这里面的利害得失,她早就想明白了。

…………

不一会,江陵打完电话回来,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坐下后,问赵静梅,“梅姨,现在怎么办?”

赵静梅说,“等。”

等待是煎熬的,江陵简直是度秒如年,焦燥不安,时不时看一下时间。

赵静梅戴上了一副眼镜,拿着一份文件在看,看不出一点焦急。光是这份养气的工夫,就远不是江陵能比的。

到了后来,江陵见她那副专心的样子,也意识到自己表现得太急燥了,勉强压住心里的烦燥,坐在那里等着,只是脸上仍有些神思不定。

一个上午过去了,外面的风越来越大了,透过窗户,能看到路边的树被风吹得歪向一边。

江陵再也沉不住气了,给徐若云打了个电话,没打通。让他有点咬牙切齿,只能给母亲那里打了个电话。向她求助。

“有了结果,我会通知你。”电话那头,他母亲简短地说了一句。

江陵无奈,只得继续等。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渐渐的,一个下午过去了。

这是江陵经历的最漫长的一天,就在他以为今天不会有消息的时候,他的电话终于响了起来。

他精神一振,马上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是他母亲的声音,“易软公司已经和黑槐资本和徐氏投资分别签订了投资意向书,出让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融得两亿美金。”

“什么?”

江陵还以为自己听错了,重复了一句,“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融资两亿美金?”

他母亲在电话里说,“黑槐资本的张一扬亲自给我打了电话,以后,你不要再招惹那个钟越,明白了吗?”

江陵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力气,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头脑里乱成一团。

另一边,听到他刚才的话,赵静梅也无法保持从容淡定,脸上变得惊疑不定起来。

这仅仅是第一轮融资,易软公司的估值就已经达到了十亿美金。这是一个很夸张的数字。如果不是黑槐公司的人疯了,那就意味着,他们认为,易软公司的前景远超十亿。

她很清楚,像黑槐资本这样的投资公司,其实最是精明不过,从来都不会做亏本的生意。既然敢出这个价格,肯定是有所依凭。

到底是什么呢?

她有点想不通。

“梅姨,现在怎么办?”震惊过后,江陵下意识地抓住了她这根最后的稻草。

赵静梅深吸了一口气,说,“这件事,到此为止了。”

“什么?”江陵猛地抬起头来,通红的双眼中充满了不甘,“难道筹划了这么久,就这样放弃了?”

“我说,这件事,到此为止。”赵静梅冷冷看了他一眼,起身向楼上走去。

只留下一颗心不断往下沉的江陵。

徐若云的背叛,母亲的命令,赵静梅的翻脸无情,这一瞬间,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将他抛弃了。

ps:虽然这个时候求月票,已经没什么卵用。但我还是想看看,有多少读者支持本书,所以,有月票的,请投一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