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绘(2)
作者:彭扬 更新:2019-10-22

晚上,他请我去东方新天地吃日本料理。然后我们就一起回饭店的房间。我们坐在驼色的地毯上面眺望落地玻璃窗外的耀眼星辰。往事在沉默的瞬间不停地闪现。我想起高中我们经常去的一家老式的电影院。想起了他在篮球场上飞身投篮的绿茵中的影子。想起了帮他向喜欢的女孩写情书。这种纯粹干净的友谊,至今已固结成岩。 夜至深处,我一直在倾听Aaron的入睡的呼吸。少年的青春气体,在迷离光线的天花板上凝聚。夏季也好像从地表弓身,叹一口气。 签售是在Aaron离开北京的两天之后举行的。在西单北京图书大厦的签售现场,我见到了很多写作的小孩子们。他们大都清纯可爱。在一起聊天,更能感受到很多的意外。他们在网络上书写着自己的青春年少,并且得到出书的机会向社会发言。人潮汹涌的签售大厅,记者聚光灯的频繁闪耀,让我只想找一块寂静的地区和写作的朋友交谈。 签售完成之后,一行人决定去避风塘。一来那里安静的环境很适合聊天。还有就是那里18元就可以随便吃喝一直坐到天亮。大家把几个桌子拼凑起来,形成一个小型的会议场所。桌面凌乱的堆放着冰激凌和各种饮料。海阔天空地一番交谈之后,人群散成几个区域。各自玩乐喜欢的游戏。象棋和扑克。跳棋和猜拳。热闹之后,已经是凌晨5点。天空中灰白色的腹部已经清晰地显露在头顶。年轻人的欢快叫喊依然回响在耳畔。日历又被撕去一页。 我并没有从这次与少年同行的旅途中返回,而是继续前进,跟随其中的3个玩的很好的朋友去小住两日。他们不是北京人,只是在这里上学。大学的宿舍在假期期间并不开放,所以在附近租了3间并不宽敞的平顶瓦房。这些房间和另外的4个房间被包括在一个狭小的庭院里。中间最大的一个套房是租主老板娘的住处。她对租住这里的人员要求极其严格。晚上10点必须回来而且不得有任何声响。水阀到9点就被关闭。卫生间的门被锁上,只有向她需索钥匙才能打开。房间里只能放下一张双人睡床。没有电扇,更没有空调。只能有手摇的驱热书本来降低身体的炎热。半夜无法入睡,就起床到院子里看漆黑的天幕。四周没有任何声响,只能隐约听见从各个房间传出的轻微鼾声。屋主养的3只看门脏狗,也闭上眼睛吐出舌头趴在地面。蚊子在不经意间从我的身上吸取血液。无声的风来自遥远的异地他乡。 朋友们大都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夏日生活。有时夜晚难眠,就起床玩带来的电脑。酷烈的光线从午间喷洒的时候,他们往往已经在白日中深入睡梦。我和他们在一起非常快乐。我在乎的从来都只有朋友的友情,而规避掉试图阻碍之间进程的其他因素。 离开的那天,太阳仍然释放着巨大的光和热,也释放出更大能量的不舍感情。少年们的分别因为青春期易于激动而变得饱含伤感。记得帮我背着沉重行李的男生一直低头不语,甘心承担着从我身上分离出的重负。在告别的瞬间,我完全沉入了光线的深处,一如在海的千米之下缓慢坠落的布缕。这是夏季的7月。 而青春亦如夏季。终会过去。终会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