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谁是英雄(六)
作者:萧云雨 更新:2019-10-22

唐承欢心里一痛,猛然想起当年彤铃儿惨遭侮辱的情景,心中对她身体的**一下子消失无踪,只剩下无尽的怜惜,挨她躺了下来,从背后轻轻搂住她的娇躯,耳语唱道:“大山高入天哟,郎背竹刀往上攀。山顶有仙花哟,采来讨个妹心欢。花色不及妹子美,郎情却赛岷江水。修个窝窝挡风雨,等着妹来将身许……”

彤铃儿僵硬的身子随着他的歌声渐渐温软下来,动情说道:“我记得这首歌儿呢,当初你带着我逃亡时唱过的!”

她翻转身子,面对唐承欢道:“小欢,我……我真的好怕那……那事,你等等我,等我心里有了准备,那时我一定把身子给你,好吗?”

唐承欢微微一笑,伸嘴过去在她樱唇上轻吻,呢喃道:“你若不想,就别勉强,我只要抱着你,闻着你身子的味道,就已经很开心了。”

二人不再说话,心里充满了莫大的欢喜和甜蜜,就那样相互凝视着,一起倾听外面传来的各种响动,越是觉得洞房之外天地茫茫,越是感到与对方亲近异常,仿佛两颗心儿,正在慢慢的融为一体。

忽听外面有人桀桀怪笑道:“好个玉面无情浪荡子,有了漂亮的新媳妇儿,就忘了还躺在大牢里伤重不醒的旧相好了么?”

屋子里的二人同时一惊,又听有人叫道:“是朝天会的狗腿子,守住门口。”接着有人呼喝叫骂,就在院子里动起手来了。

二人赶紧起身,也顾不得换下一身大红喜服,连忙奔出门去,只见院子里站了七八个人,给唐承欢送信的那名矮壮汉子正与一名穿戴华贵的精壮男子激斗,才几个照面,已是不敌。

彤铃儿高声叫道:“屠矮子不成了,大家并肩子上。”

守住门口的几条汉子大喝一声,纷纷掏出兵器抢上围攻敌人。

却见那精壮男子哈哈大笑,叫道:“新媳妇儿果然长的水灵,难怪唐公子要见异思迁了。”他说着话,手底却不停,在几名江湖好手的围攻下往来自如,嘻嘻哈哈笑个不停。

唐承欢眉头紧皱,暗忖:“这人与我素不相识,怎会晓得我和妙婉的事?”他急于在彤铃儿面前掩饰此事,也顾不得想那么多,轻喝一声:“大家散开了,让我来。”飞身扑向那人。

对方另有一名高胖男子在旁掠阵,此时嘻嘻笑着抢了出来,截住他的去路,阴阳怪气地道:“小哥哥如此多情,倒是对了本座的胃口,来来来,让本座好生疼疼你。”

唐承欢大怒,瞧这胖子扭捏作态,心里说不出的恶心,轻斥道:“滚开。”兜手便是一拳取向对方面门。

却见那胖子嗲声嗲气地赞道:“好拳法,打得真好看,小哥哥这动作眼神,别说是女人,男人都被你迷住哩。”说话间双拳前击,竟是硬碰硬的打法。

唐承欢微微一惊,见对手出拳怪异,当下撤招斜走,侧里蹬腿去找对方膝盖。

那胖子身子打斜,单足撑地,膀子抡圆,呼哧横扫,隐有风雷之声,功力甚是深厚。

唐承欢不敢轻视此人,腿到半途,顺势抢步变招,使出“杏花出墙”,去锁对方手腕。

二人拳掌相交,那胖子的手腕被拿个正着,却见他吐气开声叫了声“小哥哥,你上当了”,手腕往下一沉,缠丝反拿对手小臂,谁知手指才一碰上对方衣袖,却一下子抓了个空,对手已迅捷无论的退后几步,躲了开去。

唐承欢立定身子,寻思:“这两人拳法怪异,口音也怪,定不是蜀中武林的人物。”再看一旁那精壮男子,接连用出迫、冲、压、抛几种打法,已将围攻他的数人击退开去,拳法虽是少见,但无疑也是一名使拳的高手。

那胖子也在心下暗惊,面上却依然嬉皮笑脸,道:“小哥哥身子倒真滑溜,却不知是你的皮肉滑些,还是你这新媳妇儿肌肤嫩些?”

这时彤铃儿也奔了过来,与唐承欢并肩站立,袖中匕首弹出,喝道:“妖人嘴恶,小欢,咱们并肩挑他。”

唐承欢伸手将她拦下,笑道:“铃儿,莫弄脏你的手了。你且倒杯酒吃,看我将此人打成猪头,给你下酒。”彤铃儿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妩媚一笑,退开站去门口。屠矮子等人见她出来,顾不得围攻敌人,一起退到门口护在她身前。

唐承欢对来犯的两人拱手道:“两位使的这拳法倒是罕见,不过却是不入流的走江湖混饭吃的花把式,不如你两人一起上吧,万一在下手底失了轻重,打得两位哭爹叫娘的时候,相互也好有个安慰。”

那精壮男子心下大怒,却不回骂,右臂呼的抡向身旁一颗大树,只听噗的一声闷响,树干上竟被他打出一道一寸来深的凹槽,然后双手抱在胸前,望着唐承欢冷冷发笑。

彤铃儿等人瞧他露了这一手,齐在心下暗惊。屠矮子在唐承欢背后叫道:“新官人,你可要小心在意了,这两人使的是少林寺的罗汉拳,并非不入流的花把式!”

唐承欢啊呀轻呼,笑道:“真的么?听说少林寺是中原武林数一数二的大派,想不到拳法竟如此不入流,看来传言多讹,传言多讹呀!”他嘴上意在激怒对手,心底却更加戒备,心知少林寺在中原一带名头及盛,其武术必有过人之处。

他这番话就连彤铃儿的几名手下也听得心头动气,却又不便与他理论,只是一齐冷哼一声。那胖子却哈哈大笑,道:“小哥哥说咱师兄弟手底的活儿不入流,那就是不入流,也不必争论了。不过,还望小哥哥能领下鄙会给你送上的这份大礼才是。”

唐承欢见此人不仅毫不受激,还反而拿话让自己生了好奇心,情知是个难缠的对手,嘴里却轻蔑取笑道:“明明是在下将要送给两位一份‘饶你一命’的大礼,两位还未收到,这就急着要谢礼了么?”

那胖子嬉笑道:“正是!正是!多谢小哥哥饶命之恩!只不过咱们替小哥哥准备的大礼,此刻只怕还差点火候,小哥哥再多说会子亲近话儿,估计这礼也就该预备妥了。到时候就算是小哥哥不领情,新媳妇只怕也会领情的了。”

唐承欢剑眉倒竖,沉声道:“休要胡言乱语,朝天会派两位前来,究竟意欲何为?”

那胖子笑得更欢,道:“唐公子在新媳妇儿跟前,这么着急问旧相好的情形,不怕新媳妇儿吃了醋,晚上不准你上床么?”

唐承欢猛吃一惊,急问道:“你说什么?”忽听噼啪声响,大牢方向的夜空中升起一蓬焰火。

那胖子与那精壮男子眼神一对,齐的转身跃上墙头。那胖子大声道:“唐公子,小的是朝天会右执事属下护法金刚之一,人称‘欢喜菩萨’,这是我师弟,人称‘铁拳瘦罗汉’。刚刚那焰火是本会信号,已经替你将你的旧相好料理了,以后江湖上相逢,还望公子瞧在咱们苦心送的这份大礼的份上,对咱师兄弟手下留点情面了,哈哈哈哈,告辞!”说完二人一齐转身,跳墙去了。 朝天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