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作者:水曳菊 更新:2019-10-22

失去了至爱的儿子,殷父在一瞬间苍老了许多。才不过四十来岁,头发却全都白了,身影也不再壮硕,背脊佝偻,惹人心酸。

叶柯想要把妹妹和殷飞葬在一起,也算了了他们的夙愿,只是殷母不同意。几经周折,最终也没能劝得她点头,叶柯只能拜托许杰,请他买下了殷飞旁边的那一个墓。

就算不能同寝,至少你们不用再离散了,你会高兴的吧,叶子?

站在叶芷青的墓前,许杰低声呢喃。

我最后为你做的这一件事,你会喜欢的,对吗?

葬礼是在同一天举行。

当殷母看到叶柯抱出一大一小两个骨灰坛时,痛苦地开口问道:“那是……”

“他们的孩子。”这个叶子拼尽性命也想留下的孩子,最终还是和他的父母一起走了。

惨叫一声,殷母晕倒过去。殷父抱住妻子瘫软的身体,定定地看着叶柯怀里党子,沉痛地说道:“他们应该在一起的,若不是我们……他们怎么会成今天这样子……都是我们的错,我……”

“过去了,不能挽回了。”叶柯低声说着,亲手将妹妹和侄子送到殷飞身边。

你们一家三口终于能在一起了,这样很好,很好……

看着叶柯落下了泪,沈离心痛得不能自已。

“衣洋……”

叶柯回头,平静地看向沈离,拒绝了她递来的纸巾。“谢谢,不用了。我想用眼泪为我妹妹送行。”

“她……”沈离不确定自己听见了什么,还想再问,叶柯却已不再理睬她了。

“叶子,我们兄妹一生坎坷,你更是受尽了苦头,现在能有殷飞陪着你,我……放心了。”他取出放在袋里的项链,“一直找不到机会把东西给你,如今交给你,你自己给他吧。”

郑重地把项链放进墓里,叶柯泣不成声:“哥没用,哥总是帮不了你,害你受苦……殷飞,你带我照顾好她,不要再让她难过……”

没有人去计较他的语无伦次,所有人都在哭泣。

小佳被小三抱在怀里,为自己在婚礼上的片刻迟疑而痛苦。殷父为自己与妻子恶意地破坏了儿子的姻缘,害得自己白发送黑发而哭泣。许杰为自己伤了叶子,又害了殷飞而自责、而哭泣。

谁的眼泪都没有沈离的复杂。她不仅在为已经死去的人哭泣,更为自己决不可挽回的爱情而悲伤。

我都做了些什么?我害死了我最亲密的朋友,我夺走了她的爱人,这世上最不原谅的人,就是我。

冷风阵阵,伴随呜咽分明。

离开了的人再不会回来,错过的情也再不可挽回。世间就是如此残酷,你可以任性地去做你认为值得的事,只是最终的结局是你所不能掌控的。一切的后果只能在谜底揭开后,自己承受。

痛也好,怨也罢,统统都是自己造下的孽果。

——————————————————————————————————————

沈离趴在窗台上,听着林逸在手机的另一边说着叶柯的离去,淡淡地微笑起来。她的手边放着一封粉色的信,那是十三岁的自己写给衣洋的告白。

笨拙的,单纯的,那年的自己。

林逸没有必要特地来通知沈离,衣洋临走前跟沈离通过话。简单的词句,告别的语气,从前的深情不复,只剩下这般客套的对白。

苦笑着扬手,沈离将信扔了下去。

五彩的信纸飘散,未送出的告白哭泣着,想要呼唤收信人,衣洋,无奈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沈离俯望着下面纷飞的年华,怅然若失。

衣洋,如果那年的我能够多一点勇气,这信应该在你手里。若是我没有那么的坏心,叶子就不会离开我们,殷飞也不会为此怪我。如果我没有误会你和叶子,没有刻意去破坏,那么他们就不会被分开,应该可以幸福地在一起吧……如果没有那么多的许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们四人是可以开心地一起笑、一起闹的啊,为什么会成了今天这样?

雨突至,梦敲碎。

沈离转身进屋,不去看那伤心的往昔。雨水浸湿了薄薄的信纸,模糊了字迹,衣洋的名字慢慢淡去,化为两滴浅浅的泪痕。

默念着自己的名字,沈离哭泣。沈离,生离……错过了,终不续,我们的爱,回不去……

大雨瓢泼,掩盖一切。梧桐瑟瑟,终成叹息。

缘分到头,不过一场流年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