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节:起始
作者:Roy1048 更新:2019-10-22

冰地下载 bet356_谁有bet356投注网址_bet356体育投注网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

沃尔伯·托非阴沉着一张脸。

夜色已深,坐在小羊皮鞣制的皮质座椅上,因为刚刚添柴而噼啪作响的炉火照亮了他的半边脸庞。这个稳重健硕的男人此刻脸上挂着的不是当日我们的萨妮娅曾经看到的那些温和的表情,有的只是阴沉。

入秋的夜晚在山里即便坐着不动也会有阵阵寒意袭来,撤离到距离斯特堡十八公里以外躲避战火的这些现在再一次成为难民的贫民们多亏有着从那位萝莉大公那里得来的物资,才没有因为饥寒交迫而有所减员。

在军队夜以继日地警备着的同时,借由空艇商人们运输的物资奥兰多对贫民们发放了相当大量的粮食和衣物以及帐篷之类。数百万人口的基数摆在那里,即便是以家庭作为单位发放最为廉价的物资也是一个巨大的数目——若再加上空运的成本……

奥兰多在收买人心这件事情沃尔伯很清楚地知道,不过这件事情对双方都有益所以他不会阻止,毕竟这至少让突发情况下他没有太多办法去帮助的贫民们能够在失去住宅的情况下拥有驱散秋夜寒风的手段,度过温暖的夜晚。

但却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驱散这位地下领主本人脸上的阴沉。

“站起来”

“西斯京的男人里头可没有你这样的软脚虾”

身体庞大有如巨人的领导者面色冷冽地看向那名单膝跪在地上浑身是血的护卫,对方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肌肉发力想要站起,但却只是“滴答滴答”地流下了更多的鲜血,双腿一软重新跪了回去。

“……”沃尔伯不再看向他,转头对着另一侧的人说道。

“你们怎么看?”

话音缭绕在这个用木头临时搭建的有着很浓重北境风格的大厅之中,但半晌过去仍旧没有任何人开口回答,沃尔伯叹了口气。

“你们现在大概在怀疑是他们干的吧……”

“我并不责怪你们这么想,因为我们本就是一直小心翼翼地怀疑着他人才能幸存至今的”

“但那个女孩……”

“如果是从战争女妖①的手里逃离的那个女孩的话……”

“没什么……”沃尔伯站了起来,紧接着从座位的右侧拿起了巨大的双刃斧。

他巨大的身躯有如山岳一般遮挡住了光和影,淡金色的头发和脸上仿佛雕刻出来的刚硬胡须与雪亮的斧刃一并在火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而以自己的身体诠释了何为‘男子汉’的巨大男人面色阴沉地拿着手中的西斯京式大斧走出了大厅。

“走吧,我们可不能就这样呆在这儿傻傻地等待年轻的女孩子来救援。”

“就让那些没有灵魂的木偶用它们的脑壳子感受一下吧。”

“男儿的决意是什么样的东西”

“咚——”

重重踏下的巨大靴底宛如战锤一般有力,包括浑身是血的护卫在内所有人都被这豪迈的姿态所感染而凭空生出了几分力气——那名护卫颤抖着,他挥手拒绝了旁边同伴的协助,凭借自己的意志和力量站了起来。

“滴答、滴答”

温热的血液从伤口滴落在地上,护卫直视着前面回过头看着他的沃尔伯。

“……这不是能够做得到吗”地下领导者的嘴角挂起了一丝笑容,而脸色有些苍白的护卫也僵硬地笑了一笑。

“一只”

“都不要放过”

……

“那么这就是讨论的结果了吗?”

时间转回到数个小时,第二城墙的大指挥所处。

经由贝拉的指点,少数几名无法独力判断出局势的军官也彻底明白了作战的意图——首先以魔力异常点作为目标进行布防的部队必须立马进行调整,否则背对着恶魔来袭方向的己方必然会被打个措手不及。

其次,魔力异常点的所在也不可能放任不管。毕竟已经确认了做手脚的是和恶魔勾结的人,如果忽略万一对方有什么手段让它重新打开的话,人类的部队就要面临恶魔的两面夹击了。

而在这样的前提条件下,阿嘉莎所提出的方案就变成了一个看起来有些夸张,但仔细一想却也是十分合理的方案了。

借由浮空艇,铁链,以及铁质的长棍充当闪电的引流装置,对逆转法阵进行高强度的元素补充。

这个方案最大的优点是使得随军法师团可以空余下来保存魔力应用在战斗上——而最大最致命的缺陷,则在于——现在并不是雷暴雨的天气。

虽说山里的天气说变就变,这几天也一直都是阴云沉沉,但要让闪电按照所想的那样降临……

“会来的”

但对于这个疑点,作为方案提出人的大贤者本人却并不想做过多解释。

在用一句话——至少在表面上是——解决了所有人的疑问以后阿嘉莎再次回归了沉默不语的模样,而稍微经历了一小段尴尬的时间以后,人们再次进入了制定新方案的讨论之中。

——时间十分紧迫,但眼下包括萨妮娅在内的这些高层指挥官们却只能无奈又不出意外地看着整个大指挥所里头再次分成两个派系。

人类这种生物的某些特性在这种时候真的是令人无奈,有资格踏入这座大指挥所的人基本上都领导着某一支的部队,而本就是双方媾和形成的司令部,在眼下西森克家族的名声被洗白菲利普皇子已经踏上回归帝都的道路这种情况。没有了‘背叛者’的这一压力的原西森克派系军官们,可以说是变得相当地有恃无恐。

事实上双司令官的搭配也是考虑到这一点而做出的让步,但即便是出身军事世家并且继承了斯特之名的贝拉显然在西森克派系之中的支持率也不是一边倒的。

西森克家主苦心经营的同归于尽明显也是考虑到了部下不可能完全服从的这一事实,但无奈在一系列的事件他在舆论上的努力几乎功亏一篑——即便就萨妮娅本人还有其他少数几人而言,对这个结果也并不排斥。

但总而言之眼下失去了主要威胁重新变成一盘散沙,自恃武力的不少原西森克派系的军人都是明打暗算着想要跳出来唱反调以抬高自己在这个尚不严谨的新群体之中的地位——若不是少数领导阶层的西森克将领都可以明白那位家主的苦心而依然选择与萨妮娅她们站在同一阵营的话,恐怕这些人早就要跳出去自立门户了。

不过说实话,眼下萨妮娅反倒希望他们真的不在这儿。

因为这种情况危急到难以复加的状态,以那位作态言行以及外表都粗鲁不已的萨缪尔少校为首,一众被任命为前线军官的原西森克派系军官们竟然还能够选择严辞拒绝向贫民窟前进,援护并指挥贫民们向城内撤离的这一命令。

——他们给出的理由很简单。

本身防线并非针对城外敌人而布置的己方军队,在紧迫的时间之中应该将撤入城内重新布防作为首要任务。为此‘理智地考虑的话’,应当将那些‘没有什么价值的贫民’当成拖延时间的工具,利用恶魔屠杀贫民的时间尽快地建立起防线。

用理直气壮的语气说出这种话语的萨缪尔少校获得了相当多的支持,甚至一部分属于奥佛龙派系的人也是如此——

而这些附和来附和去‘所言极是’‘你说得对’‘我赞同你’等等的声音终于是让我们的萨妮娅忍不住发飙——

“别开玩笑了好吗!”

双眸久违地化作一片暗红的黑发少女不知为何散发出惊人的杀意,冰冷的犹如被深渊直视着的感受令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的人们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而以强硬姿态遏制住言论趋势的萨妮娅双眸立刻恢复了原来的颜色,她稍稍疑惑了一下自己为何无法控制住情绪,然后迅速平复了呼吸接着说道。

“身为军人,身为骑士,身为贵族,手中的剑便是为了扞卫无力之人而挥舞的”

“如果没有相当的觉悟的话就算有着顶尖的武力也只能称之为剑师”

“说是浪漫主义也罢,让那些该死的有价值与否滚一边吧”

“贫民们也是人,若要牺牲数百万人来达成胜利的话,那么这样的胜利我宁可不要!”

她大声地喊着,而被之前莫名的杀意吓得噤声的萨缪尔少校因为落了面子而恼羞成怒,紧接着萨妮娅的话语就大声嘲讽道:“你这种没上过军事学校凭运气上来的小丫头懂些什么!战争可不是靠你那些谁都要救下来的漂亮话去实现的,我告诉你!战争靠的是头脑,谋略,以及必要的冷血!”

“那是我们人类的共敌,在面对他们的时候不论军人还是平民都是平等的,若是为了战胜恶魔而死去的话想必他们也会高兴的吧!”

萨缪尔如是喊道,之前就在声援他的几人很有同感地点了点头并且再一次出声应援。而就在萨妮娅的那对小眉毛几乎拧在一块儿并且右手无意识地按在了皓月的配重球上的时候——旁边一个沉稳的男性声音响了起来。

“既然如此的话,萨缪尔少校您自己去牺牲不就好了?”

粗重的脚步声在城墙基体的花岗岩上为了舒适性而铺就的厚厚木板上回荡着,一身金甲背后背着一把长度在一米五上下的大剑,开声说话的男人缓慢地走了过来。

“凯斯少将……”被高达两米二三的对方俯视着的萨缪尔一下子失去了之前咄咄逼人的气势,而一片肩甲涂成红色的少将瞥了一眼我们的萨妮娅,然后又左右看了一下周遭的情形。

“确实光是漂亮话的话,任谁都能说得出来”

“但倘若因为觉得这东西是不切实际的,就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的话”

“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奇迹这个词汇存在了吧”

“……”会议室内陷入了安静,而紧随着这位地龙骑士指挥官的脚步,作为另一位总司令的灰发少女,以及身高与凯斯相差无几的飞龙骑士指挥官等诸多高层都接二连三地默默以行动表示了对萨妮娅的支持。

“……”掌握顶尖战力的几人都表态了,萨缪尔少校等人显然也没有什么底气再来唱反调,于是无用的争辩终于落下了帷幕。用之前那句话作为结束语以后,萨妮娅转过头看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圣殿骑士长。

“是时候用上那个了”她说道,而对方沉默地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接下来……麻烦的就只有恶魔是什么时候降临的这一件事了啊”萨妮娅如是说道,而周围的人同样陷入了沉思——但这时候一直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阿嘉莎再次轻声说道。

“已经来了哦”她说着,在一片沉默之中大贤者的声音显得如此醒目,但听到这句话从沙盘上重新抬起头的众人都愣住了。

“呃……阁下,您的意思是?”旁边话音未落立马检查了恶魔探测装置却一无所得的年轻法师用无法理解的表情看着女性的大贤者问道。

阿嘉莎笑而不语,只是以某种让萨妮娅感觉不是十分舒服的眼神紧盯着她,好一会儿她才偏过视线,开口说道。

“恶魔已经来了。考虑到贫民窟的人数以及人口构成,它们初期派遣的应该会是廉价量又足的低等地狱犬部队。如果是那种负面能量含量极小的东西的话,法阵探测不到是正常的。”她说着走上前来,一旁站着的几名军官以及法师都自然而然地让开了道,让阿嘉莎来到沙盘的面前。

“加上负责设置逆转法阵的人是死灵法师,并且其中有和恶魔勾结的家伙存在这一基本事实的话,我猜应该还会有行尸出现。”她接着说:“难民们为了管理方便采取了密集的扎营方式,但即便如此数百万人的数量也占据了相当大面积的土地,加上为了躲避战火他们选择的是东南方向有一些起伏的山丘地带”

“让我来选的话,应该会是夜间袭击,分成大量小股部队同时由多个方向进攻”

她如是说道,不算长的一段话之中蕴含的几个关键要素立马让萨妮娅和贝拉等人眼前一亮。

“原来如此吗……”

“看来没有打算抛弃那些贫民还真是正确的决定”

“假如是这样的话,要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呢”

两名少女司令官对视了一眼,然后互相点了点头。

……

“咚——啪——”

横着由上至下拍落的巨大双刃斧直接将一头普通野狼大小的地狱犬给拍得没有了生息,但紧接着另一头地狱犬抓住这个空隙狠狠地咬中了沃尔伯的手腕。

“咕——”西斯京人的汉子吃痛咬紧了牙关,但却并没有因此松开手中的战斧,而是直接连着咬住他手腕的地狱犬一起奋力地抬高右手,紧接着朝着自己胸口狠狠一拍。

“咔擦——”被坚固的胸甲和健壮的手臂夹击地狱犬的脑壳直接破损颤抖着失去了生机,沃尔伯伸手一甩令残破的犬科生物尸体摔落在地上,一颗断掉的犬牙卡在他的手腕之中,低微的负属性能量令他感觉到一阵的麻痹和乏力,但他眼下没有那个空闲去把它挖出来。

这种最低级的魔物在地狱是等同于老鼠的食物链底端的存在,如果不是那地狱生物普遍拥有的超强繁殖力的话它们恐怕早已灭绝。

但就像是老鼠或者任何其他的生物一样,只要有足够的数量,对于强大的战士而言也会是致命的。

“呃——”手腕遭受重创的沃尔伯已经无力施展出强大的攻击,但这还不算最糟的,他灰蓝色的双眼之中倒映着的微弱火光照亮了一个高大健壮的男性的身影,那人的身体看起来年轻有力,但是走路的步伐却颤颤巍巍如同老人。

“呃——啊——”发出无意识的嘶吼声,之前的那位护卫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瞳朝着沃尔伯扑了过来——此情此景地下领导者果断地抛弃了手中的大斧,紧接着沉腰蓄力,那超过两百公斤重魄力满满的巨大身躯肌肉显露无疑,然后一跃而起——

“咚——嚓……”带着庞大的声势重重踹出的一脚——被对方用双手接了下来。

“原来如此……无法使用斗气,但是蛮力却大大超乎常人”他看着对方因为接下这一击而撕裂了肌肉和表皮凸出的小臂骨,冷静地判断之后迅速收回了脚换做拳头一拳打出。

“但这种程度的话,我也能做得到!”

“砰——轰!!”重重击出的拳头打断了对方的鼻梁和门牙让鲜血四溅,但在那名已经变成行尸的护卫向后倒下之前,沃尔伯以极高的速度冲到了他的身旁,闪电般地用右臂的臂弯夹住了他的脖子,紧接着将他整个人身体向下甩去的同时地下领主本人的上半身却向着右后方拉去。

“咯擦——”

清脆的颈椎错位声由大汉的臂弯之中传出,但就在他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喘上那么一口气的时候……更多的地狱犬从这个杂乱不已的临时营地的角落里钻了出来。

“……还真是没有个尽头啊”火光摇曳,西斯京人的汉子摇了摇头,以一己之力无所畏惧地伫立在恶魔的先锋部队的眼前。

“撕拉”他从小臂上被咬烂的衣物那里扯下了布条,一圈一圈地缠绕在了血流不止的手腕上,然后再次沉下腰,做好了迎击的准备——

“退下吧,光让你一个人耍帅的话,我们过来也就没有意义了——”

宛如耳语一般的声响在沃尔伯的耳畔响起,紧接着在他反应过来之前,一个身影以极高的速度箭射了出去——

“咻——”

金色的光芒在沃尔伯的视网膜之中一闪而过,那些朝向着他的地狱犬在一瞬间全部变得静止不动——然后下一秒化作了一地切口整齐的碎肉。

“呃——呕”

“咕呃——噗啊——”

长时间的高强度战斗造成的体内不适在这时候终于倾泻而出,咳出几大口淤血的沃尔伯终于抵抗不住乏力感重重地跪倒在地——但紧接着,一个比体重两百千克的他跪倒的声音更为庞大的声响在旁边出现,盖过了所有的喧闹。

那是接连的有如雷鸣的地龙行动起来发出的巨大响声,其中伴随着训练有素的简洁话语。

“这片区域的人请立刻跟随骑兵队的指挥,朝着我们所指的方向撤离!”

“注意避开地龙骑士和战士们的战斗区域,赶快!恶魔的第二波攻击就要降临了!”

浩荡的呼啸声和激烈的战斗声在此刻呼吸变得平稳起来的沃尔伯耳中变得如此的清澈,有着一头淡金色头发的男人不知为何自嘲地笑了一笑,然后抬起膝盖重新站立了起来。

“说你是从战争女妖的手里逃离……”

“真遇上的话,会逃的还不知道是谁呢……”

身体庞大的汉子直起了身体,默默地望着狼烟四起却没有太多尖叫的战场。

……

注释:战争女妖,西斯京人的传统信仰之中会将战士的灵魂引向英灵殿的信使。俚语‘从战争女妖手中逃离’通常用来形容经历过生死搏杀并且幸存下来的优秀战士,亦称‘勇士’。

冰地下载 bet356_谁有bet356投注网址_bet356体育投注网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